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新闻中心

心若一动便已倾城

2017-04-22 11:12

 
 
 
 
早安,这座城,早安,那座城,今天没有阳光。2008-9-6
 
有没有人曾告诉你,我很爱你......,行走在午夜的街头,那个戴着墨镜的卖艺男子,声线里透着沙哑,不知道楚生当初做这首歌的时候,是否也是这样的心情?在宽广而烦杂的广场上,他的声音纯净的没有任何杂质,在那一刻,直接穿过我的心脏,仿佛可以听到碎裂的声响。
 
来到这座城市快半年了,尽管不是我想要的,却也渐渐的安定了下来。其实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带在屋子里,没有,也不想去了解这座城市,这里的人。记得离开那座城的时候,有人交代,你要到那里,找到幸福。我没有告诉他,其实我做不到,因为,我想要的东西不在这里。
 
神女有梦,襄王无心。乱世英雄,也难逃儿女情长。我们也只不过 凡夫俗子,悟不出什么佛学禅道,关于那些的种种,却也只是两个字,尘世。当终于明白,终于懂得的时候,是不是为时已晚呢?是这个世界让人们变得如此虚假,还是丑恶的人性让这个世界变成这样呢?这无疑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。
 
又一个季节更替的时期,我开始每夜每夜的失眠,脑子里兜旋的那些,究竟是什么,连自己的不清楚,只能告诉自己,这,只是对季节转变的自然反应,我其实,什么也没想。
 
空白,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失去了希望,失去了追求,也便失去了活的意念。
 
2013-2-18
 
我梦江南好,征辽亦偶然。看过了世事无常,品尽了人间百态,方知其中滋味。
 
眼前的黑不是黑,你说的白是什么白,人们说的天空蓝,是我记忆中那团白云背后的蓝天。当一切时过境迁,那时的风景已不再是风景,此时的风景也不过是风景,而此时的你我,又是怎样的你我呢?
 
经历过撕心裂肺,体会过肝肠寸断,还有什么不能承受呢?快乐的,悲伤的。是否,埋没,是对过去最好的祭奠呢?只是,当翻开昔日记忆,那些枷锁下的情绪依旧难以平复,那些被利剑划过的伤痕,愈加清晰,每一道血丝纹路里,都流动着不安的躁动。徒留一个安详的外表,又有何用,不过自欺欺人罢了。
 
 
 
路走多了,也会疲倦。在长久的旅途奔波中,我,终于有些眩晕了。突然,害怕那漫长的车程,那些酸楚,直逼心脏。想要的,也不过是个答案;得到的,也只不过是个敷衍。或许,做个薄凉冷漠的人,才不会受到任何伤害。有很多的话,无人诉说。曾经,有人问我,你是不是对这个世界有太多怨恨了。我想告诉他,我有怨恨,但是,不是这个世界,而是,自己。我恨我生不逢时,我恨我有眼无珠,我恨我女子心肠,我恨我柔弱麻痹,我恨我.......,我恨我自己,与世界无关。
 
 
 
2013-2-22
 
黑夜给与我一双黑色的眼睛,让我凭弃世俗的混杂。这个夜,请让我在旅途中,安眠。
 
梦里不知身是客,遇他乡。
 
等到风景都看透,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。
 
是继续做那朵哭泣的百合花,还是选择做他人眼中的传奇?答案或许是明显的,只是过程却依然艰难。放不下,是因为曾经爱过。爱不起,是因为曾经恨过。恨难消,是因为曾经伤过。是谁,在流年末世里许你地老天荒?又是谁,在你的青春里打马而过?当年轮流转,地换星移,沧海真的会变桑田吗?所谓的海枯石烂,也不过是爱情里一厢情愿的想法,海,永远不会枯,而岩石却会慢慢腐烂。
 
那些欺骗我们的,究竟是爱,是恨,是情,是仇,是他人,还是我们自己呢?那些遗留在记忆里的碎片,如微波中的凌光,频频泛起,只是始终看不到全景。吃一堑,是否真的就能长一智呢?似乎只是痴人说梦。
 
 
 
在逆光行走的途中,究竟要踏过多少荆棘之地,究竟要淌了多少鲜血,究竟要流过多少泪水,才能悟得人生的真谛,才能擦亮双眼,才能看清世界,看清那些猥琐的人心呢?
 
啼月夜,愁空山。山归何处,心落何方?
 
2013-3-15心若一动,便已倾城,世间万物,皆如浮云。许多感情,虚幻如缭绕的青烟。许多事情,闹剧一场,华美,短暂,一哄而散。这里种种,无论悲喜顺逆,最后都难免水过无痕。最是忌讳,不是风动,不是幡动,而是心动。心若一动,无药可医。

上一篇:心若水上冰冰封千年泪
下一篇:888德州扑克现金平台|把旧时光一点一点剪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