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新闻中心

心若水上冰冰封千年泪

2017-04-22 11:11

 
 
 
 
最后的最后,会是怎样呢?
 
 
 
如果可以爱上,希望,那是永远。因为,你的世界,是我想要到达的天堂……
 
你累了没有,可否张开双手?想拥抱,怎能握紧拳头?
 
如果“犯错”只是情不得已,那么,为何原谅成了不解枷锁?
 
如果“再见”那么容易开口,那么,为何转身却含泪难舍?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1-9-14
 
浅秋深夜,月下窗前,一壶清茶,半盏琉璃。
 
抚琴低吟,戚戚悠悠。拨不开指尖旋律,干不了泪眼朦胧
 
风云多变,亦抵不过世事无常。醒在醉梦中,存于幻影里。
 
 
这个世界,我来过,仅此!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1-9-17 
 
世态炎凉,人情冷暖,谁人自知?一曲挽歌,易表彼时情愫。一纸素笺,难书今日哀愁。
 
当一切时过境迁,心,是否也能跨过那道门口,从此守得云开见月明?案桌上的颜料,只剩下了黑白的色彩。手中的笔,也已悬空许久。再也描摹不出昔日的模样。笔落意却空,只是宛然,只是宛然。
 
许久的不见天日,不知外面的世界是否还是那个世界?天空是否依旧清澈湛蓝,云朵是否依旧洁白干净?日光是否依旧温暖照人?星月是否依旧闪烁静谧?只知我,依旧冷漠薄凉。无暇,也不想去念及太多。累了,就歇歇。饿了,就吃吃。困了,就睡睡。只是,生活不只是如此。当心脏的承受能力超过负荷,神经便直接刺激了泪腺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或许,我应该庆幸,庆幸我还能发出一些声响。当有一日,我再无言语,那会是怎样的我呢?
 
钻进黑夜的臂膀,只为寻得一丝丝的温度。却不知,夜比冰凉,爱比死冷。水中月,镜中花,虚也,幻也。
 
难闻也得听,无味亦需饮。难行也得走,无眠亦需寝。听之,受之。忘也,安也。   2011-9-19
 
九月的时光还在拖着沉重的步伐蹒跚前进,而气候已经颠转而来,那满天飞舞的,不是落叶,而是白雪。秋日飘雪,是别有一番风味,还是另有隐情呢?听说,市政府前摆满花圈。那个身受十一刀,却被判为自杀的男子,一定是死不瞑目吧?恍然发现,活着,是多么不容易的事。我们是否应该为现在还活着的自己高兴呢?或许,你,我,他,我们,都有很多的不如意,可是人生不就是这样吗,有悲,有喜,有欢笑,有泪水,这样才算完满吧。活着就好。其它的种种都不重要了,把一切当作是色彩,这样生活才不会乏味,你说呢?
 
朝饮晨露夕沐雨,今看雁回明沧桑。九月长空纷飞雪,苦情冤案谁人解?
 
这个冬天,似乎来得比预料中的早了些。可是,世间的事,又有谁能预料呢?夏冬的界限就这样突然恍惚了,那个叫做秋天的孩子,是否迷失了回家的路途呢?昨夜的睡梦还在为炙热的天气烦躁,今晨却被寒意惊醒,然后便再无睡意。赤脚在房间的木质地板上走着,听着脚底与地板摩擦的似有若无的声响,感受着从脚底传来的冰凉,刺痛。有人说,脚疼了,心就不会那么疼了,是真的。
 
靠坐在宽大的落地窗前,安静的看着,看远去的群山,看眼前的世界,看……,起身打开窗户,一席寒风直接穿透锁骨,像一把利箭,插入死神的骸骨,疼痛,却无法抗拒。
 
九月的时光还在拖着沉重的步伐蹒跚前进,而气候已经颠转而来,那满天飞舞的,不是落叶,而是白雪。秋日飘雪,是别有一番风味,还是另有隐情呢?听说,市政府前摆满花圈。那个身受十一刀,却被判为自杀的男子,一定是死不瞑目吧?恍然发现,活着,是多么不容易的事。我们是否应该为现在还活着的自己高兴呢?或许,你,我,他,我们,都有很多的不如意,可是人生不就是这样吗,有悲,有喜,有欢笑,有泪水,这样才算完满吧。活着就好。其它的种种都不重要了,把一切当作是色彩,这样生活才不会乏味,你说呢?
 
痛,并快乐着……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1-9-22
 
你从梦中醒来,那已是第二天。刺鼻的消毒水味让你还有些迷糊的意识瞬间苏醒。睁开朦胧的双眼,你所看见的是一个纯白的世界。只是,那不是天堂,而是医院。
看着病床边上的两个人,你心疼,却又无奈。昨晚,只是一个意外。他们都是因为你才会发生争执,只是不知道最后让你受了伤。当你被推撞到桌脚的那一刻,致命的疼痛让你昏厥。再醒来,地球也已随光线行走了大半路程。
除了眼前看着你受伤的俩个人,应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,你,伤着。但是,他们也无法体会你的疼痛。你的空间访客成百上千的刷着,那些走过路过的人们,有些只是好奇,有些会稍稍逗留,有些会留下只字片言……,你知道,他们都只是看客,只是过客,都会离开。所谓万千宠爱,不过如是。一切皆是虚无。
你悄悄订了那张机票,准备下一段行程。你终究是无法停留的流浪者,只是现在的你,累了,连躯体也累了。那一串数字总会在不经意间穿梭过你的记忆细胞,你一次次的输入,查找,最后关闭。或许你下不了手的不是自己,而是别人。NO对你来说,是如此困难。
那么,带着你的思绪,回到你的城市吧。午夜的月光,会照亮你的前程的。你听,夜风也在为你歌唱……2011-9-29
关上一座城,熄了所有灯!
 
将疲惫的身躯扔进黑暗的峡道里,想要瞬息的麻痹,让心得以呼吸。只是,当熟悉的旋律在耳旁响起时,灵魂便再也逃脱不开回忆。闭上眼也无法阻挡泪水的侵袭。那些,我曾经爱听的歌,那是什么样的年华呢,感觉近在咫尺,却又远在天涯。[离骚],那个曾经为我划破动脉的男子挚爱的歌曲,那时的我们,什么都不懂。那时的他,想尽一切办法来打开我的心门,那时的我,真的相信会有永远。可是,就算是新血,也铺不出长久的路。当伤害造成,原谅似乎只能是个谎言。而所有的爱,最后都幻为虚无。仿佛在旧伤口上再赐酷刑。我笑着对他说,我没有恨他,因为,在遇见他之前,我的心里便早已装满恨,我,再也恨不起了。[哭泣的百合花],我在50。酒精的浇灌下,昏迷在百合花的哀泣里,结束了一段来去匆匆的路途。或许,真的,只是路途,那些风景,只能用来观赏。因为,它,不会前进。因为,我,不会停留……
 
我知道,终有一天,我和我的爱,都将葬身这皑皑白雪里,冰封一世,延续三生。
 
又是一个寒冬。我想,我是喜欢这样的季节的,因为,可以将自己打包得严严实实的。只是,我害怕这样的寒冷,害怕自己再也没有力气过去了。  [最幸福的人],第一次上YY,别人为我唱的歌,那个声音,现在依稀能记得,温暖的北方音调,那个冬天,我被那些淘气的声音包围着,那时的三儿,是快乐的,是简单的。只是,好像,我已经,很久很久,没有出现在那了。即使是现在,他们喊我,我也会假装自己不在。只是,听到这首歌时,突然就想起他们了。不开心的时候陪着我,给我唱歌,讲笑话。被人欺负时,会集体跑去帮我出气……原来,我也曾快乐过。
 
[我想大声告诉你] [千年缘] [一丝不挂] [真爱你的云] [我懂了] [一直很安静] [受了一点伤] [我们这里还有鱼] [爱不疚]       [你是我找了很久的温柔][折子戏][相遇太早][伤日快乐]……原来,我有这么多爱听的歌曲,原来,我已这么久没去听了……
 
那么,这个夜便不再孤单了。关上灯,任这些旋律舞动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,任记忆蔓延,任悲伤侵袭。我不知道,这些疼痛还要延续多久。只是,我知道,一切,都回不去了……
 
回到素城吧……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2-9.25
 
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,让悲伤无法上演。下一页,你亲手写上的离别,由不得我拒绝。
这条路我们走得太匆忙,拥抱着并不真实的欲望。
来不及等不及回头欣赏,木兰香遮不住伤。
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,
不再找,约定了的天堂。
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,
借不到的三寸日光.那天堂是我爱过你的地方……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寸天堂。
 
一眼之念,一念执着,注定就此飞蛾扑火,明知是祸为何还不知所措?
最好不见,最好不念,如此才可不与你相恋,多一步的擦肩就步步沦陷。
是时间的"过错",让我们只能"错过",我多想念你多遥远。
早知道是苦果,这一刻也不想逃脱,"可惜"这字眼太刺眼,两个世界之后。
是时间的"过错",我们只能"错过",我有多么想念你有多遥远?
早知道结局是不能抗拒的错,停留在这一刻,只好情深缘浅。
 
山无陵天地合才与君绝是一个承诺,很可惜承诺没绝对只有一定的把握。
也许爱到尽头很脆弱谁说诗人不犯错,也许爱是短暂的烟火。只是我们想得太多
夜寒漏永千门静破梦钟声度花影,梦想回思忆最真只可惜梦短难常亲。
黑夜里挂念的声音很安静却很伤心,山无陵天地合是一个斗胆的希冀。
爱虽有轰烈的权利别让风尘掩盖风景,当心痛川流不息静听江水的哭泣。
交托时间雕刻爱情,让吵闹的年代为我们静止,你是我的回忆也是我雕刻的勇气。
一朵花一根草看清楚雕刻的人,一棵树一只鸟被刻进某个黄昏,一颗心一双手记下了生命木纹,忘记了又想起爱有多深.
手牵手肩并肩一起度过我们的乱世,用幸福痛心和眼泪构成我们的故事.
害怕爱到尽头很脆弱谁说诗人不犯错,害怕爱是短暂的烟火只是我们想得太多。
爱得太深想得太多
爱虽有轰烈的权利别让风尘掩盖风景,当心痛川流不息静听江水的哭泣。
爱虽有轰烈的权利别让风尘掩盖风景,当心痛川流不息静听江水的哭泣。
交托时间雕刻爱情,让吵闹的年代为我们静止,你是我的回忆也是我雕刻的勇气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念执着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雕刻爱情。  2011-10-13
 
心不宁,情如死节,环环相扣。路无尽,行若白蚁,步步蹒跚。窗台小月,借酒举杯,喝不掉人世哀愁,游园惊梦,倚境絮语,道不尽心中苦痛。
 
梦,只是梦吧,总是会醒,终归要醒,那么又何苦锁住眉头?
 
一觉醒来,睁开眼,看到的只是一片漆黑。掀起窗帘,外面已是夜幕降临。坐在窗前,良久,那些梦里的,人,事,依旧还在脑海中回荡,这一刻,这一刻我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孤独,内心的冰凉慢慢滑落,侵透身体的每一部分。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没有爱人,我就是冰冻世界里的一具尸体,解不开缠绕的死结,解不开心中的枷锁。
 
为什么将我带到这个人世,看尽这秋风落叶,世态炎凉,人情淡薄?为什么让我存活在这个人世,饱受这爱恨情仇,苦痛离别,虚情假意?找不到答案,是否是真的没有答案呢?我在尘世颠簸的扁舟里,一路飘荡。
 
彼岸亦无涯,风,也带不走云的哀愁。风,也不过是路过。
 
寂寞染空城,城锁美人心,心若水上冰,冰封千年泪。2008-9-12
 
看晨光撩开薄雾,听风雨洗涤窗前,任年华慢慢老去。青葱岁月,过眼云烟。
 
少有的早起,在没有睡意的时候强迫自己入眠,其实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。只是,我知道,大家都是为我好,而我,从来就不想有人为我担心,为我难过,所以选择乖乖听话。
 
早睡早起,也挺好的。选一首安静的晨曲,泡一杯咖啡,就这样,生活也很美好了。何须在纠缠与那些没有结果的游戏呢?其实,不需要强迫自己去忘记什么,去记得什么,去忍受什么,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方式。你有一百个计划,生活便会给你一千个变数,今天坐在这里的我,也不知道还能否看见明天的太阳,那有何必思考那么多未来呢?现在,我很好,这便足矣。
 
我只是傻,但不愚蠢。我只是戏子,但也演绎我自己的人生。我想,我终于知道,那些个无眠的夜晚,是什么扰乱着我的思绪了。有些伤害,一次就够了。从今天起,学会成长。用自己的双翼保护自己,这才是最好的方式。不再祈求他人,我将学会自己飞翔。而那一天,也是我洗却过往的时候,所有的曾经,所有的你们,通通从记忆抹掉。我飞了,便再也不会回来,再也不会回头。
 
 
 

上一篇:888德州扑克现金平台被遗忘的时光 |
下一篇:心若一动便已倾城